wanbetx网页版 · 2022年2月9日

我在汕尾种油柑:从没见过奈雪的茶老板,但打心里感谢他们

我在汕尾种油柑:从没见过奈雪的茶老板,但打心里感谢他们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陈泽旋

编者按:与城市的夜告别,赴故乡的云深处。被疫情困住两年了,90后跨越山海,回家团圆。在故乡,他们更像是短暂停留的异乡人。在他们的视角里,看到了人情冷暖,看到了社会变迁,看到了家国情怀。在壬寅虎年春节之际,时代财经推出《我的故乡 我的异乡》系列报道,此为第十二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逢年过节,潮汕人家茶几上的果盘里总少不了油柑的身影。不过,与流行于此地的另一种小众水果橄榄有“富贵果”的蕴意不同,潮汕人对油柑的喜爱更多是发自内心。

在成为茶饮行业的爆款之前,油柑早已伴随了一代又一代潮汕人的成长。初入口酸涩,回味才甘甜,即便牙口不好的老人见了它,也要忍不住吃上几颗。

旧历年关,被奈雪、喜茶等多家茶饮品牌带火的油柑又一次走俏。“最近一个月,我们从每斤十三块卖到十五,然后十八、二十二,现在是二十五。没办法,临近过年,油柑的进货价越来越贵。”刘明(化名)在汕头经营着一家水果店,他告诉时代财经,尽管油柑价格几乎翻倍,但前来购买的顾客依然络绎不绝。

“现在是油柑的尾季,本身货量就少,但很多人想买回家当年货,涨价是自然的。”刘明说,2021年的油柑确实要比往年贵一些。

“有市无货,摆摊二十多年第一次见”

“整体上要比以前贵,一斤贵了小几块钱”,年近六十的汕头人柯永青(化名)是买油柑的常客,身为消费者的他,虽然也敏锐地感觉到了价格上的变化,但对2021年茶饮行业打响的这一场关于油柑的“酣战”全然不知。

奈雪的茶并不是最早推出油柑饮品的茶饮品牌,但让油柑出圈的却是它。2021年3月,奈雪的茶推出新品——霸气玉油柑,宣称“用66颗油柑榨一杯,3秒微涩,5秒回甘”,油柑茶饮才成为行业爆款。

不久后,包括喜茶在内的多家茶饮品牌也纷纷推出系列油柑茶产品。茶饮界的狂欢,使得这种原本流行于局部地区的小众水果火遍全国,需求的剧增迅速向上游的供应端传导,一度造成供不应求、有市无货的局面。

时代财经拍摄于2021年3月

常年将油柑作为售卖主力的小型水果摊老板李旭(化名)最先感受到竞争对手带来的压力,“有一段时间价格便宜的货,都被奶茶店收去榨汁了,我也拿不到”,他告诉时代财经,沿街设摊卖了二十多年水果,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时代财经了解到,在中国,油柑主要生长于福建、广东、广西、贵州和云南等热带和亚热带地区的山麓缓坡。根据茶饮品牌混果汁的数据,2020年,国内油柑全年产量4000-5000万斤。

种植于山地的油柑果园,时代财经拍摄于2022年1月

广东省内,油柑大部分产自普宁、汕尾和汕头。其中,普宁市又占主要产能,该市人民政府于2019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市栽培油柑约有5千公顷(即7.5万亩),常年产量2000多吨(即400多万斤),位列全国第一。

李旭的油柑正是来自于普宁市云落镇崩坎村,尽管曾差点面临供应链的断裂,但他表示2021年新一季的油柑成熟入市后,供应重新恢复正常,但价格还是相比以前有所上涨。

油柑苗也被抢着买,销量翻3倍

油柑挂果后一般在中秋前后(或更早)成熟,但采摘期很长,可以从中秋一直持续到春节前后(或更迟);也可以一年挂两次果,但这对第一季油柑的采摘时间有着严格的限制,采摘完毕后二次开花即可第二次挂果。

普宁市云落镇后坡村的承包种植户黄镇涛(化名)向时代财经表示,他的果园规模将近60亩,所种植的油柑品种为“柿饼甜”,由于二次开花到挂果的时间较短,吸收养分不够,第二季的油柑往往会比第一季更为酸涩,所以他的果园选择一年挂果一次。

黄镇涛告诉时代财经,在油柑被运用于茶饮之前,自家果园的油柑主要经由中间商销往潮汕各地以及深圳、福建、台湾、香港和澳门,“消费群体主要还是潮汕人,有潮汕人的地方就有油柑”。不过,近几年开始有奶茶店的供应商过来买货,“2021年3月初奈雪的茶带火油柑之后,三四月份油柑价格卖得最高,一斤能卖到20-40块钱”。

但黄镇涛强调,油柑火了之后,价格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夸张”,因为当时的油柑处于尾季,加上2021年1月的霜冻导致减产,货量少需求多才突然推高了价格,随着新一季油柑开始成熟入市,价格亦趋于稳定。“整体上在10-30元/斤区间浮动,和以前差不多,不过确实行情比以前好”。

柿饼甜油柑,时代财经拍摄于2022年1月

相比普宁市的黄镇涛,汕尾市陆河县的朱日耀更明显地感受到了市场变化。

“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奈雪的老板,但是我会经常感谢他们,我也代全国的油甘种植农户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宣传做得好,带动了中国的油柑业”,朱日耀是陆河县河口镇田墩村日耀农夫油柑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2006年,外出东莞打工的朱日耀夫妇决定返乡创业,从此走上了油柑的改良和种植之路,目前推入市场的有油柑茶、油柑鲜果和油柑苗三种产品。

农甜2号油柑,图片来源:深圳市坪山区驻陆河县河口镇帮镇扶村工作队

油柑正式走入茶饮行业之后,油柑鲜果不仅卖出了更好的价钱,销路也更广,以前大部分批发给农贸市场,现在全国不少城市的茶饮公司也会前来订货。合作社的油柑每年挂两次果,第一季油柑在6月份成熟入市,第二季则在12月份,往年朱日耀会将第二季的油柑留一部分用于春节供应,但2021年销情畅旺,第二季油柑已全部在12月份采摘完毕。

2021年7月,朱日耀所在的合作社以“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吸引了209户农户加入,以土地入股、共同管理的方式发展种植油柑两千多亩。不过,朱日耀向时代财经透露,鉴于2021年油柑市场展现的前景,合作社正在积极说服更多的农户加入,“保守估算明年差不多这个时候能够达到5000亩”,同时合作社正在筹备建立自己的榨汁工厂,以确保一年四季都能向市场供应油柑汁”。

油柑的“出圈”也让油柑苗的销量跟着水涨船高,田墩村的油柑苗主要销往惠州和海南等多地,朱日耀表示,“往年只能卖出8万多株,2021年一下子卖掉了30多万株”。

油柑苗,图片来源:深圳市坪山区驻陆河县河口镇帮镇扶村工作队

深圳市坪山区驻陆河县河口镇帮镇扶村工作队队长谢晓明告诉时代财经,陆河县素以“青梅之乡”而闻名,河口镇也有沉香、园林苗木、绿壳鸡蛋、乳鸽和生猪等养殖产业,但在田墩村油柑畅销之后,油柑的销量和名气却突然“喧宾夺主”了,其它乡镇也开始引进油柑苗种植,“驻镇帮镇但不各自为政,我们也保持与县域内各镇的联系沟通,加强风险防控意识,确保因地制宜,保质保量报销售,避免盲目的产能扩张”。